情咒之委曲囚全np

情咒之委曲囚全
作者:日月鬼未

未分类文章

1-不怀好意的儿子

「秋湘,我回来了。」
俊雅少年从後面环抱住年轻女子的腰肢,垂首在她的耳边如情人般的呢喃著,嘴唇还有意无意的碰触著白玉耳垂,这样放肆的动作惹得秋湘很是火大。
「秋郁玹!马上给我去洗手!然後把菜端上饭桌去!」秋湘停下正在炒菜的动作,挥著锅铲大吼著,一双媚眼正燃著熊熊的怒火,似乎恨不得烧死眼前这一脸无辜的儿子。
这死小子真是越来越欠扁了!居然又直接叫她的名字!
「知道了、知道了。」成功偷吃到了豆腐,让秋郁玹笑得像只偷腥的猫,赶在秋湘把锅铲丢上他的脸之前,就把那些小事情给弄好了。
——
晚餐时间,两人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在餐桌上吃饭夹菜。
秋郁玹夹了一块糖醋肉给秋湘,然後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狗望著她说著:「妈,今天我想跟你一起洗澡。」
「不准。」女人想也不想的马上否决。
「那……一起睡?」
「更不准。」女人的声音显得有些咬牙切齿了
「妈……」他显然还想说些什麽。
「闭嘴!乖乖吃饭!」女人怒拍了一下桌子,在桌上的整个饭菜为之跳动一下,有的还不小心溢出了汤汁在桌面上。
秋郁玹见状马上乖乖的端起饭碗吃饭,他可是从小就领教过自己母亲的暴力,知道什麽时候该说,什麽时候不该说。
没关系,他还有别的方法呢……
晚上十点,是睡觉时间,母子互道晚安後,两人分别回到各自的房间准备就寝。
可精采的现在开始了,在秋湘关上了房门後,她马上锁起门、链上门拴,然後拿个椅子顶住门锁,最後不忘把窗户锁起来。
好了,这下子安全了,关灯睡觉吧。
就在短针指到十二时,秋湘的房门门锁忽然发出「喀喀」的声音,然後晃动了一下想要开门,却发现无法将门打开,安静了好一会儿,大力的撞著门,将椅子撞离开门锁,开门後,一只手伸了进来,将门链拉开,终於打开了房门。一抹纤瘦的人影悄悄的溜了进来,钻进了女人的被窝里。
抱著女人娇软身躯的少年满足的叹了一口气,果然还是这样才睡得著啊……
抚上秋湘的脸,拇指温柔的摩挲嫩唇,看著那犹然带著青春气息的清丽小脸,母亲似乎从14岁生下他後就停止了发育与生长,一张可爱的不老娃娃脸搭配著丰满的娇小身材,只要不说,谁能知道她已为人母?还已经二十八岁了呢?出去逛街时,常常让人误以为他跟她是兄妹,而不是母子。
少年掀起了女人的上衣,先是埋头在那浑圆的胸前磨蹭了一番,两手还揉捏著女人丰硕的乳房,他对於那无法一手掌握的软嫩触感很是兴奋,接著小嘴一张,含住了一颗挺立的乳头,就像是要吸出奶一样用力吸吮舔弄著,弄得啧啧有声
「嗯……」在睡梦中的女人因为胸前传来的刺激而发出了呻吟声,可这异常的刺激让她猛地张开了眼睛,她尖叫出声,把伏在她胸前作怪的少年一拳揍下了床。
「秋郁玹!我是你妈!」女人一边怒吼一边将被掀起的上衣穿好,起身开了旁边的台灯,看见自己儿子居然全身光溜溜的没穿衣服,差点没气得脑溢血,当场晕厥过去。
她是知道有些恋母情结的儿子真的会侵犯母亲,然後母亲也接受这样的关系,但是她想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在她身上!那是从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是自己生下的儿子!怎麽可能会有那种乱七八糟的心态!
在儿子父亲因为车祸逝世後,她含辛茹苦的独自抚养他长大成人,可不是要他这样的回报!是要他长大後去赚钱工作,然後找到心爱的人结婚成家後,好好供奉她,以慰她长久以来的辛劳!
秋湘无奈的按著太阳穴,看到儿子一脸的阴沉不满,不禁悲从中来……
呜,天易你为什麽要这麽早走啊?是我对儿子的教育太失败了!对不起你啊!
「你是我的母亲又怎样?那也不能阻止我爱你!」秋郁玹又扑了过来,将他滑腻温热的稚嫩身躯压在她的身子上紧抱不放。
爱你的大头!小孩子是知道个屁!
「郁玹,你现在还小,没接触过其他的女性,才会产生这种错觉,等到你长大一点了,这种迷恋就会消失了……妈不是有给你看过这类的书吗?你应该很清楚的啊?」秋湘一边推著他不断缠上来的身子,一边第N次苦婆口心的说著,
当时为了培养儿子的阅读习惯跟奠定人格基础、规划未来志向,她是将一堆有关於心理学与人格养成有关的书籍买了回来,在儿子的要求下,甚至连解剖医学类的都买了。害她还以为儿子的志向是要当医生,哪知道将来居然会变成这样,要是知道她一定不买那些害她儿子人格扭曲的变态书籍!
唉,她宁可自己儿子是同性恋,好过这种乱七八糟的恋母情结……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麽,你要知道,对你的感情已经深入了我的骨髓跟心里了,已经拔不掉了!」秋郁玹看著眼前懊恼不已的女人,无助的对她呐喊著心中的痛苦,只是因为她是他的母亲,就注定了这段是不可能的吗?
「啪!」回应他的是一道毫不留情的巴掌。
一瞬间气氛凝滞,周遭似乎还在回盪著清脆的巴掌声。
------------------
这是一篇可爱保守的母亲被腹黑儿子与变态众男OOXX的短篇故事……
因为二十篇内就要解决,咱们就直接切入主题吧=W=”.

2.霸王硬上弓的儿子

「是你逼我的……!」回过神的秋郁玹顾不得左脸上热辣的疼痛,暗暗的低咒一声,如狼般再次扑压上女人的身子,埋首在那对丰硕的乳房细细舔弄。
「呀!不!不行啊!」秋湘几乎是尖叫的说著,无奈她的两手被秋郁玹紧抓住放在两侧,胸前传来的阵阵酥麻让女人惊慌地扭动著,同时,感觉到久未人事的私密处正缓缓地流出水液,强烈的羞耻感让她几乎要飙出泪来。
她怎麽可以有感觉?怎麽可以对自己儿子有这种生理反应?
「有什麽不行?没有什麽不行的!就像这样!」秋郁玹一边邪笑著叼咬住那发硬的粉嫩乳首,一边将健硕的下身挤进了秋湘的双腿之间,将早已勃发的火热顶端抵在泛著湿润的软嫩上来回磨蹭著……
「呜……你快停下来!求你!我是你妈啊!郁玹,你忘了吗?小时候作恶梦时,妈妈都会抱著你睡,你知道妈妈是最疼你的……」无论怎样都挣脱不开少年的嵌制,这力量的悬殊让女人真的开始害怕了,她只能改用亲情的劝说,希望让少年恢复理智。
看著已经被情欲掌控的少年,心里止不住的恐惧,究竟是从什麽时候起,她原本幼小纯真的儿子变成了这样可怕的男人呢?
「呵呵,你是想说服我放弃吗?不可能的。」秋郁玹舔了舔秋湘泛著嫣红的耳垂,满意的看到身下的女人猛然一颤,双腿也紧阖起来,却被横在中间的腰身给卡住,肥厚的贝肉像是含住了龟头包覆吸吮,让他舒服得忍不住喟叹一声,还差点射了出来。幸好他阅读了许多相关的性爱书籍,也自个看书操练控制了许多次,才没有立即溃泄出来。
秋湘真的流下了害怕的泪,被欺压的身子不停的颤抖著,现在的情况居然让她变成儿子的嘴上俎,就只差等他喊开动来为所欲为了
「放心,我会很温柔的,不会弄痛你的……」秋郁玹改用一手抓著女人的两只手腕置在她的头顶上,另一手则伸往秋湘的私密处,拨开了软嫩贝肉,露出里面正在羞颤的粉核与潺潺流水的迷人花穴。
真美……真诱人……
他著迷的看著眼前的美景,啊,就是这里……令他每夜魂牵梦萦、思思念念。
秋湘不知道,自从在秋郁玹十一岁那年,某次无意间撞见到她在房间里自慰,当时女人那惑人的媚态、甜腻的呻吟跟高潮难耐的模样,就一直在他脑海盘旋不去,导致少年第二天就「梦遗」了,梦中的对象居然是自己的母亲!?
对妈妈有情欲,这听起来很疯狂、很无耻。
一开始他还认为自己只是因为第一次见到女体,才会如此在意,小时候都跟妈妈一起洗澡,也没有这样不堪的想法。(咱们秋郁玹童鞋是非常早熟聪明的)等到日後或许就放下心了,同时他也买了许多A片与性知识的书籍(还是秋湘去买的OTL),就这样研究好一阵子,终於对妈妈老是衣衫不整、半裸出浴的媚人模样处於不动如山(无勃起)的境界了。但是过没多久,某天提早放学回家时,却见到一副令他非常愤怒的场面。
一名面貌斯文俊雅的男人将衣衫半褪的秋湘压倒在沙发上,一双大手紧抓著女人的臀部隔著布料猛力撞击,虽然两人激烈的舌吻著,但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秋湘已经被吓坏了,只是被动的任由男人摆布著。
当秋郁玹出现时,著实把两人都吓到了,那时俊雅男人不满兴头被打断,皱眉喝斥,没想到却被秋湘恶狠狠的赏了几巴掌,连踢带踹的将男人给暴打出去,听她一边骂一边打的时候,原来那人似乎是她的学长?打得好!真是禽兽一枚!
然而,当他在转头见到秋湘因男人而散发著女人特有的妩媚风情时,心神不禁一凛。
总有一天母亲还会再嫁,也是会在别的男人身下辗转娇吟,将自己所有的美好与娇媚都给了他人,而自己呢?是否连独占的权利都没有了?到最後,母亲再也不会是他一个人的了,将来相依扶持的对象更不会是他了……想到这里,秋郁玹的心又疼又痛,混杂著酸涩苦闷。
那些男人凭甚麽抢走他的妈妈?他们知道她喜欢吃什麽?讨厌吃什麽吗?他们知道她最常喜欢什麽活动吗?知道她的梦想跟心愿吗?他们有比他了解她嘛?秋郁玹越想越不甘,心思也越想越偏……既然如此,那就将秋湘变成他一个人的就好了,这样谁都抢不走!
「求你……不要……不要看……呜……」被秋郁玹异常炽热的眼神吓到,让女人几欲崩溃的哭喊,那里除了自己的丈夫,没有谁曾这样大喇喇地窥视,甚至让她有种被视奸的可怕感受。
为什麽?为什麽会变成这样?秋湘心里正无言地尖叫,羞耻与恐惧感似是淹没了她的全身,让她再无力气抵抗,而当儿子将硬挺的灼热完全埋入时,更是让她脑海一片空白……
─────────────────
稀有的母子乱伦预备上菜!
求票票!虎摸!

3.〝奸″计得逞的儿子

「呜啊——好痛啊——好痛——」秋湘的小脸紧皱著,身躯因为疼痛而变得僵硬不已,女人这副泪眼汪汪的娇憨模样与妖媚的求饶声让少年差点忍不住兽性大发的猛干起来。
真的是好紧又好爽!好像被一个温热滑嫩的橡皮套子嵌咬住般,内壁还不停的蠕动收缩著,像是要把贸然闯入的粗大异物给挤出去一样。
「拜托……放松点……不然我忍不住了……」秋郁玹不得已放开女人的手,将她的双腿掰得更开,少年一脸情欲难耐的说著,满头大汗的抑制快意奔驰的冲动。
终究是太过急躁了,就算女人因为动情而分泌出些许的淫水,但对太久没有欢爱的花穴还是显得不够润滑,这样无法很顺畅的插到最深处的。
「放你的大头——给老娘——拿出去——出去啦——」秋湘一边哭喊一边痛打著秋郁玹,她是很怕痛的人,除了大姨妈跟生孩子时可以忍受以外,平时只要感受到一点疼痛就无法忍受了,目前这情况这对她来说真的很痛!不管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的!都有说不出的疼!
可女人这样激烈的扭动只是让两人的交合处因摩擦而产生更多的快感,让秋郁玹倒抽了好几口气,最终他还是控制不住欲望,摆动腰身用欲根疯狂戳刺著那渴望已久的红嫩花穴。
啊啊!这是多麽堕落多麽罪恶多麽可耻多麽不容於世的肉体接触!但这样与自己母亲结合在一起却有种说不出的美妙与极乐溢满了心房!
是了!他原是秋湘身上的一块肉,是秋湘放在心尖上的宝贝儿!
虽然之後离开了她的细心呵护,可是现在又紧密的连接在一起了不是!
他是母亲的!母亲也是他的!谁都不能把他们分离开来!
「嗯啊啊……不、不要……啊……好痛……呜……好痛啊……」秋湘反手抓著枕头哀吟,她只觉得自己的下体被插得好痛又好麻又好胀,还有股无法形容的酥痒与舒畅爬满了她的全身, 就算只是纯粹的生理反应,天生有著强烈道德感的秋湘对此感到羞耻不已,又对这样淫荡的自己感到悲哀。
她怎麽可以在自己怀胎十月的孩子身下浪荡的呻吟?甚至於开始享受起儿子不顾一切的侵犯呢?
「停下来……这样是不行的……不可以的……」但是女人的可怜哀吟只是让少年更加的兴奋,抽插的力道更加的猛烈了,每一下都毫不留情的顶到子宫最深处,回味著那曾包容於他的温暖宫房。
原本在情欲与理智之中挣扎的秋湘,却因少年接下来的一个动作而完全崩溃!
「我是你的宝贝……你是我的宝贝……」秋郁玹俯下身,与秋湘的唇紧紧贴著,他伸出软舌在她的嘴里来回掏弄,动作缠绵无比,凝视秋湘的一双大眼中满是深情与哀求,执著不悔的模样让女人再也无法理智思考。
太卑鄙了……居然这样威胁她……
晶莹的泪水从眼角缓缓的流下来,感到委屈无比的秋湘怎麽会不了解自己最疼爱的儿子想表达什麽?如果她不愿意接受秋郁玹的爱,那麽他宁可就将他自己毁掉,毁到无法回头、身败名裂也在所不惜。
在心里暗叹了一口气,她怎麽可能眼睁睁的看著他这样做呢?
只好闭上眼,默默忍受了……
「别怕,我只是爱你……只是太爱你了……哈啊……爱……你……」感觉到她软化的态度、无言的妥协,秋郁玹是激动得无法自己,居然一时无法控制的宣泄出来了!
「嗯啊……」还来不及反应的秋湘娇吟一声,只能无助的让儿子在自己体内喷发著热液,那异常滚烫的高温似是要把她灼伤了。
心存侥幸的她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但没想到年轻力壮的少年很快地又再度恢复「雄风」,很愉快的再次提枪上阵操练一番,这样几回折磨下来,让体力不是很好的女人吃不消的频频告饶,只想昏倒了事。
事後,秋郁玹心满意足地拥著半甘不愿的秋湘,半软的火热还深埋在女人的湿软里不肯拔出。
趁著秋湘累得昏昏欲睡的时候,秋郁玹趁机将种种不满说了出来,还要她遵守这些规范。(为避免女主不认帐,还拿出预藏好的录音笔)
「以後不可以跟不三不四的男人有任何纠葛,比如那个学长、你的上司、还有隔壁的耿先生……」
「嗯……」
「不可以晚归,不可以加班,最晚七点要看到你的人在家。」
「好……」
「每天早上跟晚上都要亲亲,最好还有爱爱,最少来个三次。」
「是……」
可怜的秋湘根本没听清楚秋郁玹到底讲了什麽,等到第二天一早又被啃食的时候才後悔莫及,她一边被少年实验哪种姿势可以插得更加深入,一边泪流满面的听著录音的内容。
女人自怨自哀的想著,她为了儿子的光明前途而不得不委身……天底下有像她这麽悲催的母亲吗?
──────────
母子肉是日月肖想很久的戏码啊,今天终於完成了(流口水)
为了这个,原本的键盘都被我敲坏了,害日月又冲去买了一个新的,不然没法更=A=
喜欢的亲们不要忘了撒票虎摸啊啊啊啊啊啊啊
呼呼,接下来还有更精采的肉肉大战喔!>▽</

4.心生不满的双生子

秋湘的工作其实就是家庭教师,她从高中毕业前只是兼任,因出色的教学指导与必有优异的成绩,在教师界也变得的小有名气,但在大学毕业後之後却婉拒了补习班的邀请,转而成了私人家教。秋湘的工作时间从寒暑假开始,周一到周五,九点半到三点半,剩下的时间就随她打发了。(虽然养育小孩的费用全从夫家那边负担,但女主还是会存私房钱给自己的*^_^*)
但秋湘几乎不教导男学生,免去不必要的麻烦,不是她要自恋,孤男寡女的在一个房间待久了,就算她心如止水,男学生心里总是会有什麽的产生,到时候毁了她的名誉,那可是得不偿失啊。
但眼前的沈晨与沈裕是例外,他们头脑天赋异禀、才智过人,十三岁就跳级到高中就读, 这对双胞胎的心智也相当早熟,在他们身上看不到同年龄的该有的稚气,有时候总是成熟得让大人不知如何是好。
当时,双胞胎也是破例第一次请家教,还指名要秋湘,让一堆人跌破了眼镜,吓呆了。而秋湘禁不起昔日恩师(双胞胎的爷爷)的要求及一群人的骚扰,才特地来教的。
虽然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可如果跟他们相处久了就很好分辨。
哥哥沈晨是内敛型的,不善言语的他平时总是冷著一张俊脸,会让人搞不懂他在想什麽。;弟弟沈裕是可爱型的,跟哥哥相反,他总是带著一张笑脸,个性也比较圆滑风趣。
教到现在都半年多了,秋湘跟双胞胎都相安无事,没有擦出火花也没有搞暧昧,甚至连肢体触碰没有过,让她逐渐放松防备,甚至可以说些黄色笑话逗逗双胞胎,看他们冷凝著脸皱起眉头,似是不要跟这女人计较的忍耐模样总让秋湘乐得很,她觉得这种熟女调戏未成年少年的调调真是太有FU了。
不过最近秋湘却没了那个兴致,每次来的时候都会要双胞胎做超高难度的教学作业,然後再复习之前教的作业。在沈晨与沈裕专心破解作业时,秋湘又忍不住的掩嘴打了几个哈欠。
「老师,你最近看起来很累的样子呢?」沈裕看著略显疲累样的秋湘,表情全是纯然的关心。
「是啊,刚刚一直在打哈欠呢。」沈晨皱著眉头,像是责备女人的不敬业。
「没有啦,这几天有事情熬夜……」秋湘乾笑几声,双眸心虚地避开少年探究的目光。
开玩笑,自从家里的小鬼初次开荤後,便食髓知味的一做再做,早也啃晚也吃的,大半夜的还精力旺盛的折腾她好几次才罢休。就连早上要出门上班时,都被要了两三次,做得她是腰又酸腿也痛,根本不想出门了,可是不出门,又会被放假在家的秋郁玹给压半天,那她还要不要活啊!只怕会做死在家中吧?
秋湘神情相当郁闷,目前在理智与道德上,她还是没有办法心甘情愿接受与儿子乱伦的交合,即便肉体喜爱这样刺激无比的极乐,但在清醒时,总是有抗拒的。
甚至她有时还会把秋郁玹给当成秋天易了,儿子真的长得越来越像他了,怎麽办?不能再这样下去的,明天再跟秋郁玹说个清楚吧?
女人幽幽地叹一口气,沉浸在自己情绪的她没注意到双胞胎交换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眼色,甚至起身离开再回来。
沈晨起身走到书桌前,拉开第一层抽屉拿出一瓶透明色的密封罐,里面装满许多粉红色的药丸,他倒出一粒药丸握在手心,似是决定了什麽一样。然後又回到了原位上,将小药丸放进了秋湘的水杯里,它很快的就被溶解在水中,无声无息无色无味,使女人喝完了也浑然不觉自己被下了药……
「怎麽……怎麽回事……」药效很快就发挥作用,头有些晕眩的秋湘想站起身,却浑身无力的倒向沈晨的怀抱里。
沈晨与沈裕一前一後包围住秋湘,极有默契的脱去已经神志不清的女人的衣服,不一会儿秋湘便完全赤裸,将娇美如玉的身子绽放在双胞胎眼前。
印在她白嫩肌肤上的红淤咬痕,不但遍布了全身,连大腿内侧也不放过,这更让两人看得眼都红了,恨不得把秋湘咬碎了吞进肚子里。
「我就说呢,她这几天的模样益发的可口水嫩,原来是这麽回事,你瞧这女人的小穴被干得又红又肿的,妈的,看来那男人还不滋养死她了……」沈晨一边咒骂一边把女人的双腿掰成M字型,恨恨地解开了裤头释放那尺寸惊人的昂长,将龟头抵在嫩红色的贝肉上来回挺动磨蹭著。
「啊……啊……」秋湘眼神迷蒙的嘤咛著,被药物控制的她很快就因欲望而泛出湿意,火热难耐的穴口急速的蠕动著,似是早已做好迎接男人的准备。
「这女人不是对自己的丈夫忠贞不二吗?最後还是忍不住寂寞难耐给男人上了……可恶的女人,为什麽不找我们?难道是把我们当小孩子了?」沈裕越说神情越怒不可遏,一手猛然扳过秋湘的脸与之激烈的舌吻。
「唔……」秋湘的唇跟舌被沈裕狠狠的吸吮舔舐著,没多久她便感到胸腔里的气是出多少进,快要窒息了,不禁微微扭动身子表示求饶,却让那抵在穴口的粗长滑进了几分。
「嗯哼!这麽想我插进去吗?」沈晨咬牙,他抓住秋湘白嫩的臀瓣往自己的方向压下,毫不保留的完全深入到最里面後开始挺腰猛力撞击著。
「啊……啊……」女人的双腿紧紧的夹住了沈晨精瘦的腰身娇吟著,被充实饱胀的快感充斥了全身,使她感觉整个人轻飘飘晕陶陶的。
沈裕吮吻著她的脖子与肩膀,两手抓捏著那根本让他无法一手掌握的乳房,乐此不疲的变换著各种形状,还不时的拉扯那粉嫩如樱的乳尖,让它变得更加硬挺诱人。
「哼……今夜可有得你受了……」
────────────────────
两千字的3P纯肉大宴华丽献上
望爱吃荤的亲们笑纳之~

5.披著羊皮的双生子

讨厌……
好热……好难受……
什麽东西在压著她……
动弹不得……要窒息了……
轻一点啊……别揉得她的乳房好痛……
太深入了……啊……好烫啊……
呜……为什麽全身都湿答答黏腻腻的……
极乐的高潮不断的朝她袭去……
不要了……不要了……啊……
「唔──?」冒著冷汗的秋湘猛然睁开双眼,待一阵子後,才搞清楚这里是双生子的房间。
女人轻轻一个翻动,却发现有种像是被卡车辗压过的酸疼感奔流向她的四肢,想要发出声音说话,喉咙却烧疼难耐不已。
她……怎麽了?
「老师,你醒了?」
沈裕打开房门疑惑的问,手中还端著一杯水与一包药,见到秋湘想起身,急忙把水跟药放在床边的矮柜上,然後一手扶起她的上半身,一手调整著枕头让女人安靠得更舒服。
「昨天老师突然在我们面前昏倒,把我跟晨都吓坏了,请了医生来看,才知道你原来发烧了,还挺严重的。」沈裕将插著吸管的水杯递放在秋湘的嘴边,见到女人如逢甘霖般狂饮不停,嘴里还不停的碎碎念著:「老师也真是太不会照顾自己了,就算是为了儿子,也不能这麽辛苦的都不睡觉,瞧都瘦成这样了,得要把健康顾好才有好的将来啊。」
秋湘嗫喘著,在自己学生的说教下居然无法回嘴,有点让她自尊受创。
乱七八糟的什麽啊这是……
但女人能说什麽?说都是她儿子让她太「操劳」的关系吗?
「先把药吃下吧,等下晨就煮好粥,吃些垫垫肚子才不会伤胃。」沈裕将药给秋湘吃下,然後看著她将剩下的半杯水全部喝完,才露出满意的表情。
「沈晨……煮粥?他煮的?」秋湘在吃完药後,感觉身体好像没那麽疲累了,接著听到沈裕说的话,被扎实的吓到了。
他们哪还需要自个煮东西啊?敢情这房屋里一干仆人都装饰的?
何况她不过是个家庭教师,随便煮个咸粥就好了,还让沈晨亲手做的,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更诡异的是为什麽她两腿间也有种令人难以其齿的肿痛感呢?
但秋湘什麽也没说。
过没多久,沈晨冷著脸,端著一碗粥出现了,热烫的冒著烟,沈裕还很贴心的吹温後在让女人吃下。
这又让秋湘感到无比的别扭,可为了恢复体力还是乖乖的把粥吃完了。
不知是吃饱还是太累,她又开始觉得昏昏欲睡,然後一下子就进入了梦乡了。
「乖乖的……哪都别去……」
温热的躯体又如蛇般缠了上来,一前一後的再次让女人深入欲望的漩涡里无法自拔……
──────────────────────
女主一夜未归,这可让儿子担心得要死
请亲们在等一下
儿子VS双胞胎的抢夺大战将要开始罗>▽<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色小说

女妖

2022-2-7 21:40:37

情色小说

偷香(完)

2022-2-7 21:42: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