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志战记(一)理雅篇

阿志战记(一)理雅篇

(妈的…干!今天又加班到8点多,我家主任真他妈的变态!!)我手上抱著刚刚去全联买回来的一大包东西,心理面咒骂著我的顶头上司。
骂著骂著,我竟然忘了自我介绍。我叫陈志,朋友都叫我阿志,身分很简单,就只是个随处可见的小工程师,我工作的工程顾问公司,是号称前台湾三中之一的其中一家,可是相当有名气的。
好,总之…我就是个平凡无奇的工程师。现在,我正努力想尽办法要从我抱满东西的双手中腾出一根手指来按下电梯的开门钮。
当我努力了几次,还是没办法按到电梯钮,此时我不禁羡慕起黑人了,就算他们手指碰不到,至少还有某个比手指长的「东西」应该可以按到电梯钮吧?
「唉~~好吧…」我叹了口气,准备把手上这一大包东西放下,好空出手去按那个该死的按钮,虽然那包东西我放下以后,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再把它抱起来,但形势所逼,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就在这时候,身边突然传来一阵甜甜的香水味,回头一望,刚好对上了一双水灵灵的眼睛。
这女孩我知道,为了工作方便,我卖掉了在台北县的那间36坪公寓,买了这间台北市的这间小套房以后,偶尔在下班时,都会遇上这个女孩。
每次看到她都穿相当火辣,细肩带背心加上小短裙,再不然就是小热裤等…反正每次都是打扮的性感撩人,再加上这女孩本来就是个美人胚子,一双大眼睛,水濂似的睫毛,眼角微微上扬,看起来既倔强又媚惑。鼻梁高挺,再加上微撅的嘴唇。
光是脸孔就够迷人了,身高目视大概有17X吧,感觉快跟我一样高了,那一对雄伟的胸部,看来没有E也有D、撩人的小蛮腰再加上那双秾纤合度的美腿,总之…就是那种会让人想要占有她的美女。
其实会搬到这栋公寓,也是为了忘记我前女朋友,相恋了三年,最后在结婚前夕分手,那段时间我完全无心工作,最后终于从最快升上主任的工程师,落到被资遣的下场,晃晃荡荡了几个月后,在偶然的机会下,面试上了现在这份工作,虽然我前女朋友也是个美女,但是跟现在身旁这个女孩比起来,这才发现还是差了一节。
其实我也不是没看过美女啦,毕竟以前因工作需要,常常需要带业主去酒店应酬,光是林森北路的什么天○之恋阿、○光大道阿、什么广○阿、等等……也去了不少家,看过女生的裸体,没一百也有五十,不过像这样让人一看就有冲动的,真的屈指可数。
不过这女生也不是我们这种货色高攀的起的,光看她那对CHANEL耳环,大概就要花掉我半个月以上的薪水吧?而且老是看她在晚上7、8点才出门,应该是作酒店的,而且应该是等级颇高那种,反正就不是我们这种上班族去的起的店啦。
「要到几楼呀?」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身边传来一声娇嫩的声音。
「啊!?什么楼?明天不是才刚要做用户接管吗…哪有什么楼?」我一下没回过神来。
「咭!」
等听到了她的笑声,我才醒了过来「阿,真不好意思,我到13楼,谢谢。」我赶忙慌乱的回答。
不过看她强忍的笑意,一直遮著嘴偷笑的样子,大概是我慌张到连耳根子都红了的样子颇好笑吧,真是糗翻了。
这时我只好假装没事,看著电梯上方显示楼层的数字慢慢往上跳,可是,在这时候,我才发现,电梯门也太光滑了吧!?从这个角度,刚好可以从反射看到她深深的乳沟。
当下我真的为难起来了,如果说不看呢,又觉得颇为可惜,可是如果看的太过火,万一被当成色狼,那我要怎么在这里继续住下去?
经过一番天人交战(大约2秒),最后恶魔还是战胜了,看就看,反正电梯里面只有我跟她,就算她说我偷看,反正我只要死不承认,她也提不出证据,就算警察抓到~也告不了我,又何妨好好享受一下这个上天赐给我的礼物呢?!
当下定决心后,我便开始擅无忌惮,透过电梯门的反射,在他胸前那两团浑圆饱满的乳球上打转。
当我看的正过瘾,这女孩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伸手拉了拉她的领口,似乎是嫌电梯太闷吧?
可是当她这么一拉,本来已经够低胸上衣,直接就可以从领口看到她的胸部,不看还好,这一看,当下我的肉棒马上硬了起来。
原来这女孩竟然没穿内衣,用的是NuBra,而且也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竟然没有贴紧,就随著著她细肩带上衣扯了开来,一瞬间,除了她白嫩浑圆的胸部外,连他胸前两点粉红色的乳头都一览无遗。如果真有上帝,此刻我只想对你说……谢谢您。
当我还沈醉在她胸部绮旎风光时,她突然冲著我露出狡猾一笑,就像是恶作剧得逞的小孩一样。
我心脏噗通一下,心中已经浮现明天社会版新闻标题「色狼工程师于电梯性骚扰,被捕后矢口否认,女方坚持提告」接著就是在公司,同事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啦!在电梯里面偷看女生胸部被逮到色狼。」
「听说他跟他女朋友分手一段时间了,是不是太饥渴阿?」「搞不好是他太变态,女朋友才跟他分手的…」
(救命呀~~!)我心中大声呐喊著,已经可以想像到,我以后要用牛皮纸袋套在头上去上班的样子,就像那些强奸杀人犯在摄影机前一样。
正当我已经进入完全的妄想中,突然间…电梯震动了一下!接著电灯闪动了几下,就像快断气的病人一样,然后它就停了,没错,停了…正好停在5楼跟6楼之间。
我心想:我靠~不是这么巧吧?跟美女一同困在故障的电梯内,这种老梗,别说新的H-GAME了,连几年前SOD(日本知名A片厂商,专拍有创意的作品)也早就不用了,而且我才刚刚被发现偷看她胸部,现在就一起困在电梯里?真是够尴尬了。
为了避免尴尬,我也只能假装若无其事,把手上的东西放下,按了按紧急通话钮,接著那端就传来管理员的声音:「你们被困在电梯里?我知道了,我马上联络维修厂商,你们先等等喔。」
好极了!简直棒透了!!我跟一个知道我偷看她胸部的美女,一起困在一台该死的故障电梯里,真是太好了!!!
电梯虽然停了,可是空调还在运转,但是小小的密闭空间内,除了她香水味外,还有一种我说不出的味道,跟香水混在一起,让我渐渐有点心猿意马起来。
在这铁盒子里,空气尴尬的可以用锯子切开来,沉默了大约一分钟左右。突然从我背后传来一声轻笑:「嘻嘻,你刚才在偷看我对不对?」
这下再也装不下去了,我只好尴尬的转过身来,因为实在太糗翻了,所以我不敢看著她脸,只好盯著她穿著绑带罗马鞋的白嫩脚趾结结巴巴说:「那…哪有…只…只是不…不小心稍微看到一点…」
「是吗?嘻…只有看到一点?」就算没有看著她的脸,我也能感觉到她的眼神正对著我,像是恶作剧的小孩般,脸上充满淘气。
「呃~~好吧……『两点』…」我已经紧张到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了。
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你好好笑喔~~」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小小的空间里。
「我叫理雅,你呢?色狼大哥?」
「我叫陈志,你可以叫我阿志。还有,我不是色狼,那只是不小心看到好吗?」我壮著胆子回答她。
「是喔……你的『不~小~心~』还真久呢!还有,你都敢偷看我的胸部了,干麻现在不敢看我的脸…我很丑吗?」她故意还把不小心拉长音,如果是平常,可以跟一个美女这样哈拉,那真是求之不可得。可是现在,我只希望这该死的电梯快快启动。
(靠!妳何止不丑!!妳简直美翻了!!!),被她这样一激,基于男人的自尊心,我只好擡起头来看著她。
这一看,我才发现她除了有著美丽的五官外,皮肤也像是小婴儿一般细致,脸上的淡妆,更让她显娇美可爱。
「那~阿志,我的胸部好看吗?大吗?」我对著我露出一个狡绘的笑容,就像个小恶魔一般,充满了无比的挑逗。
「女生胸部又不是大就好,最重要的是胸型好吗?」为了面子,我装的义正严词,搬出我那套「胸型说」。
她剪动了一下又翘又长的睫毛,看著我说:「那怎样胸型才算好看呢?」
「女生的胸部,最好是要成半球形,不能下垂,然后呢,头头那个地方,要微微往上翘,这样才是完美的胸型,而且最好是成粉色的,这样才棒呀!」
我越说越得意,开始滔滔不绝:「像是那种光只有大,可是已经下垂到肚子,而且头头又黑,那种就算是大,分数也很低啦。嘎哈哈!!」
我一说完,猛一惊觉,靠!我正在告诉眼前这个女生,我是个色狼…而且我被框了。刚刚的对话,间接承认我偷看她胸部了,万一她有录音,我真的要带牛皮纸袋去上班了QAQ她愣了一下,歪著头问我:「那~~你给我几分?」
「呃…我没看的很清楚耶,应该80分有吧!」
她听到我的回答,似乎略显失望:用像是在撒娇的口气说:「哈阿!?才80分喔~」
「80分很高了耶,而且,时间那么短,你要我怎么说?」
「那~这样呢?」她说著说著,竟然把细肩带从下撩了起来,她胸前两团雪白的肉球一脱离束搏,马上弹了出来。随著她的动作,抖动了几下。映著胸前两点粉色的乳头,让我突然间有点目眩。
她突然来这么一下,我呼吸马上急促起来,跨下的肉棒更是已经充血到快爆炸了,要不是这世界还有法律,我一定马上把她压在身下,大干特干一翻!
虽然我已经快被那两团乳球的晃动给震晕了,但是依然保持著最后一丝理智,警戒的左顾右盼,确定没有针孔摄影机,搞不好,这是什么新的整人大爆笑。终于,我发现陷阱了~~~!!!想必大家都知道,这种大楼的电梯,一定是有监视器的,嘿嘿…想阴我?谈何容易阿!
正当我为自己高超的智商感到骄傲时,突然从呼叫器内传来管理员的台湾国语:「ㄟ~拍谢吼…厂商说…要晚点才会来,这个俗间刚好都塞搓啦!ㄚ那个坚速器,前两天就坏掉了,偶看不到你们,口诉空调还速好的,你们在里面还好吧?」
考虑到一些非台湾读者,所以这编写出标准白话:「喂~不好意思…厂商说…要晚点才会来,这个时间刚好都塞车啦!那个监视器,前两天就坏掉了,我看不到你们,可是空调还是好的,你们在里面还好吧?」
(哇哩!不是吧你?)这时,已经没有时间让我去考虑这是不是整人大爆笑了?因为现在在我面前,正有个美女,撩起她的上衣,露出两团凶器,而且他水汪汪的杏眼正直勾勾的看著我。
「几分嘛~~?」她又再问了一次,声音又甜又腻,而且又像我靠近了一些,我几乎可以闻到参杂著乳香的香水味。
「好…很好…好透了…」我神智开始朦胧,已经不知道在回答管理员还是回答她了。
「好是几分呀?」
「9…90…不…9…5…」
「为什么不是100嘛?」她坚挺的胸部,已经几乎快碰到我的胸口了,现在只要我一擡手,一定可以碰到,我甚至可以想像握在手中那种柔软丰腴的感觉。
我只能口干舌燥的回答「耶…因为…我…也不知道…100分是…是…什么样子…」
(天呀!!我这是什么烂回答啊~~(不自觉的在心中滚来滚去)!!我不是应该说,我没摸过,怎知道触感怎样,所以最后5分不能给你,这样才对吧~~~~~!!?)我在心中疯狂的呐喊著,第一次,我为自己的低智商感到悲哀。
可是理雅像是看穿我的心思一样,整个人紧贴在我身上,一瞬间,我感觉到两团柔软的肉球挤压在我胸口,但柔软中参杂著两个小小的硬核,就算隔著T恤,但那感觉依然像是排山倒海一般。
接著,她紧靠在我的耳边,轻轻说:「那这样呢?」
我的耳朵不但被她说话时的呼气弄得痒丝丝的,鼻子里嗅著发香,更有几缕头发搔著我的鼻尖,我的理智已经所剩无己,裤档也被搏起的肉棒,高高撑起一个帐棚,而且最糟糕的是,它正顶著理雅的腿间。
她似乎也发现了这个情况,只感觉她性感的唇角往上扬了一下,突然间我感到一股快感,她…正隔著牛仔裤,握住我怒张的龟头,缓缓的绕著圈。
虽然隔著牛仔裤,可是一个美女裸著上半身,正在爱抚你的肉棒,已经许久没有接触异性的我,不自觉从喉头发出一声低吟。
声音虽然不大,但是紧贴著我的她一定听到了,她轻笑了一声,离开我的耳边,接著拉开了裤拉链,伸进四角裤里,将已经硬到发痛的肉棒,掏了出来。
我那根已经硬的发红肉棒,一探出了头,随即凶恶的弹跳了几下。
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往下瞄了一眼,立刻用她白嫩的小手,握住我我坚硬的肉棒,开始缓缓的套弄起来。
在这种情况下,在白痴的人也知道要怎么做了。
于是我一只手搂著她柔软腰支,另一只手,从他白嫩的大腿缓缓往摸去,直到接触到他短裙底下那条丝质小内裤。
「嗯啊~」她立即发出一声娇甜的呻吟,套弄我肉棒的手也加快了速度。
当下我也不甘示弱,隔著内裤开始上抚弄她的肉缝,偶而还按著她突起的阴蒂揉弄几下。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渐渐的,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小内裤湿濡的范围也越来越大。
我仅剩下的理智,隋著他细嫩小手的套弄,开始慢慢崩溃,手上也开始加重力道,本来搂在她腰上的手,也移到他胸前,爱抚她翘起的小奶头。除了绕著它打转,偶尔我还会故意稍微用力捏住它,在往上拉,每次都能让他似甜似痛的呻吟。
终于我的理智完全消失,一手将她的内裤拨到一旁,食指噗哧一声,直接插进她早就已经湿的一蹋糊涂的小穴中。
「嗯……啊~~」理雅大声的叫了出来,我丝毫不给她休息的机会,手指进进出出,努力挖掘她小穴里的嫩肉。
电梯里的气氛也越来越淫糜,除了手指进出小穴噗哧噗哧的水声,还有我浓浊的呼吸声夹杂著理雅的娇喘,而她柔软的纤腰,也开始配合我手指的节奏摆动起来,小穴里面流出的淫液也越来越多,多到将我的手指全都沾湿了,还有不少滴落到电梯地板。
此时我已经完全变成一头性兽,一把将她推开,立刻蹲下身去,狠狠吮住她的小奶头,偶尔再用牙齿舐咬几下,理雅除了呻吟外,也开始浪叫起来:「啊…阿…好舒服喔…嗯~~别那么用力咬…哈阿…就是那边…再用力点……」
如果听到她这么销魂蚀骨的浪叫声,还能忍住的话,那真的枉为男人了,我把一离开她的胸部,立刻把抓著她瘦小的肩膀,将她转过身,接著一把拉下她那条粉红色的丝质内裤,理雅也配合的轮流擡起双脚,好方便让我脱下。
我看著那条被我们丢在地上的内裤,上面有一大块被淫水沾湿的痕迹,我喘著气急促的对理雅说:「你很想要了吧?那还不赶快自己把屁股翘起来!「」」
理雅除了听我的话,张开修长匀称的双腿,乖乖的翘起她雪白的香臀外,还自己用两只手指扳开了了两片细嫩的大阴唇,不断摇动她丰满浑圆的小屁股,发出像是小猫的低吟说:「嗯…色狼大哥快来嘛!理雅…里面好痒……已经快受不了了!好想要色狼大哥的肉棒……」
看著她张开的的小穴,除了闪闪的水光外,还不断流出淫水,连她白皙的手指上都沾的湿答答,如此淫荡的光景,我哪还受的了!挺起我早已快要爆炸的肉棒,狠狠往前一挺,本来想要让她一竿到底,谁知道理雅的小穴出乎我意料的紧,这一插,除了让她发出一声高昂的浪啼外,竟没能全根插入。
但是我已经插入的龟头,感觉到被一团又湿又热又软的嫩肉包复住,就像是插在一团热呼呼的布丁里,为了寻求更多的快感,我开始有节奏摆动我的腰,在我一进一出两三次后,终于将我的肉棒完全插进理雅的小穴中。而且龟头前端,似乎顶著一团软软的东西,难已经顶道她的子宫口!?那她的小穴也太浅了吧…
当我整根插入以后,理雅立刻仰起她白皙的粉颈,深深吐出一口气,接著发出一声又像叹息,又像呻吟的淫叫:「喔…顶到了…色狼大哥…顶到理雅的最里面了…哼嗯~~~好酸…好麻……」
听到一个美女这么淫荡的叫声,就算柳下惠转世,也一定会忍不住,我立刻俯下身来,一边亲吻她的颈子,一手玩弄她的乳头,也开始摆动我的腰。
随著我的抽插,理雅的呻吟也越来越大声:「阿呀…好棒…色狼大哥好会插…理雅…好舒服…嗯…」
随著她的嫩穴越来越热越来越湿,我也不再保留,挺起身子以后,两只手抓著她柔软的腰肢,开始猛烈的冲刺起来,除了从电梯的反光可以看到她胸前两团硕大的乳球随著我的每次抽插不断前后摆动外,更可以看到每次我的肉棒拉出时,她的小阴唇跟小穴里的粉红色嫩肉就会被略微带出,我的肉棒上也都是湿淋淋的水光。
就这样抽插了一阵子后,理雅的呻吟声开始高亢起来,我也开始感觉到小穴里面开始在不规则抖动,而且夹紧了我的肉棒,我知道她快高潮了,立刻改变战术,每次都将肉棒抽出到只剩下一个龟头,然后再狠狠的顶到底,果然没几下,理雅就开始全身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双手紧紧抓住电梯内的扶手,开始大声的淫叫出来:「啊啊啊啊~~上去了…要上去了…嗯…不行了…喔…哈阿…」
理雅将她一头俏丽的短发往后一甩,高高的仰起她美丽的俏脸,小嘴微张,映著灯光,从嘴角流出一道银光闪闪的口水,像是要,叫出声,但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全身不断憟憟的抖著,持续了几10秒后,忽然像是全身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整个人软倒下去。
我赶紧往前一捞,两手刚好握住她丰满的胸部,也避免她跌到地上去受伤。
虽然理雅才刚经历一次高潮,但我却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她,拉著她一起坐到地上,靠著电梯壁,变成理雅背对著我,坐在我怀中。我调整了一下肉棒的位置,扶著她的腰,慢慢的往下坐,看著我的肉棒一寸一寸的被她的嫩穴吞没,那种视觉上的享受,真是爽到不可言喻。
她看来还没从刚刚的高潮恢复过来,我一手扶著她的纤腰,辅助她开始上上下下的动著,紧接著,我一手转过她的头,立刻吻了上去,理雅张著失神的双眼,任由我的舌头在她他嘴里搅动,我除了仔细的舔舐她嘴里每个角落外,更将她的舌头引出她的小嘴外,在空中交缠著。
理雅此时也只会在没有接吻时发出无意识的几声呻吟,经过了一小段时间,他似乎开始慢慢恢复神智,又开始浪叫起来:「啊…?嗯~~你…怎么还没…噢…又顶到里面了…嗯…我又快…受不了了…」
听到她又快高潮了,我更是兽性大发,一边舔著她的耳蜗,一边跟她说:「妳好淫荡喔,来…乖自己揉揉小豆豆…」
也不等她回答,我引著她的右手,先摸到了她稀疏的阴毛,然后再慢慢往下摸,停在她早已肿胀不堪的小豆豆上,开始缓缓的绕著圈。
感觉到两方的刺激,理雅小穴里面又分泌了更多淫水,随著她白皙的粉臀上下动作,噗哧噗哧的水声回荡在电梯里,没多久,理雅绕著小豆豆的手指越来越快,浪啼声也越来越大,两手更是扶著我的膝盖,加速了上下套弄的速度。
我也配合著她的动作,更快速的向上顶弄,才抽插了大约10来下,理雅的小穴又开始猛烈的收缩,而且这一次比之前更激烈,她也从嘴里吐出如泣如诉的哼声:「哈啊~~啊…啊…不行…啊..不行了…又要上去了…」
眼见她又要高潮了,我立刻用两手撑著地板,加速往上的顶弄,而且每次都一定要顶到底,没多久理雅就受不了淫叫出来:「喔….哈阿…真的上去了…不行了…嗯….上去了~~」
随著她的娇嫩淫声,在同时,也从她的小穴,喷出一阵阵的淫水。
(哇塞!!这女生会潮吹耶!)虽然我不是没遇过会潮吹的女生(其实大概三个),可是她的量,大概是我经历过的女生属一属二多的了。
随著她这次的高潮结束,理雅像是断线的傀儡般,软软的靠在我身上,不住的喘气。
藉著电梯门的反光,我可以看到她大开的双腿中间,那道细嫩的裂缝,还有因为充血而突起的豆豆,因为激烈的性爱,从粉红色变成了鲜艳的红色。
而且中间还夹著我怒张的肉棒,看著这么淫荡的画面,我又忍不住缓缓的抽插起来。
「哼…不…不要…再来我会死掉的…嗯…」我才刚开始抽插,理雅立刻压住了我的腰,不肯再让我动。
「色狼大哥好厉害…我快死了…不能再做了啦…」理雅对我撒娇的说。
我不置可否,正打算起身,谁知道她的动作比我更快,一下子站了起来,当我的肉棒脱离她的小穴时,还发出了一声「啵」的色情声响。
就在想接下来要说些什么时,理雅看著我肉棒,好似感到有些疑惑,接著她突然跪趴在我跨间,一手握著我水光闪闪的肉棒,鲜艳的小嘴立刻盖了上来,一口吮住我的肉棒,甩著一头俏丽的短发,开始上下套弄起来。
「呃~~唔…」被她温暖又柔软的小口包复住,我忍不住发出了呻吟。
听到了我的呻吟声,她像是受到鼓励一般,用她水汪汪的杏眼望了我一下,更加努力的套弄,偶尔还会把肉棒吐出来,用舌头舔舐肉菱的部份。
看著一个美少女用如此淫荡的动作在为我口交,正常人早该射了,可是偏偏,我刚好有【延迟射精症】,所以尽管理雅再怎么努力,我依然是没有泄意。
她弄了好一阵子,发现我完全没有想射的迹象,便放开了我的肉棒,擡起头来,嘟著性感的小嘴,用她美丽的杏眼看著我娇嗔:「哼…你怎么都不射啦,人家嘴巴好酸喔~~是我技术不好吗?」
我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况且这【延迟射精症】要解释要搞好久,我虽然不聪明,可是也没蠢到做爱做到一半,帮她上卫生教育的课吧?
我只好跟她说:「妳在多舔一下,在头头中间那那个缝多加点力气,然后手配合头的动作。还有,把脚张开,自己插插小穴,我想跟你一起上去。」
她听我说完,便又开始含起我的肉棒,只是改变了战术,每次当她擡起头来时,都会用舌头去绕的龟头的地方打转,而从反光,看著她用自己白?的手指,抽插著自己微张的小嫩穴,没多久,龟头就开始有著痒丝丝的感觉。
就在这个紧要关头,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拍门声:「你们在里面还好吧?在等我一下喔,这电梯门卡死了,我要去换个工具。」
靠!维修厂商来了,本来已经快射的我,被他这么一吓,又缩了回去,我无奈的看了一眼理雅,本来以为她也打算结束了,因为如果被人看到,我们两个哪有脸继续住在这里。
谁知道她恍若未闻,反而更加卖力的套弄,似乎不让我射出来不甘心似的。
终于在她一番努力下,我那股麻痒的感觉越来越强,而她的闷哼也越来越大声,我从反光看了一下她的小穴又流了不少新的淫水出来,而且看柔软的腰支不断摆动,我想她也快高潮了吧?
我突然起了一阵噬虐心,推开她的头,接著一把将她拉起来,转过身后,让他紧靠在电梯门上,从后方擡起她的白皙匀称的右脚,一口气又插了进去。
就在这同时,电梯门那端传来跑步的声音,看来应该是老板拿了工具回来了。
但是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当时满脑子只想著:「快射了,就差一点…差一点…」于是我奋力的抽插理雅,也不管电梯门那端传来喀嚓喀嚓的工具声,还有老板说著:「再等一下就好,再给我10分钟。」
理雅虽然大胆,但也怕被人发现,所以也不敢叫出声来,只好用她雪白的贝齿,咬著左手拇指,好让自己不发出声音来。
就在我努力又抽插了几10下后,理雅突然:「哼嗯~~~」一声尾音拔高的闷哼,接著从小穴流出一股热热的液体,直接淋在我的龟头上,当下我龟头立刻一阵麻痒,我也不再强忍,抽插了几下后,狠狠的往里面一顶,将我一股一股的热精,全部射进她的子宫中。
她挺直了腰,整个身体高高的往后一仰,过了几秒,才整个人垂了下来,整个小小的电梯里,只剩下我们两个浓浊的喘息声。
不过可没有时间让我们两个享受余韵太久,从声音听来,电梯门就快要被打开了,我们两个草草的整理了一下衣衫(当然我有顺便帮她整理)
果然,才刚整理好没多久,电梯门就「咖喳」一声,打开了。
眼前出现一位胖胖的男人,他看看著我们两人愣了一下,接著说:「好了,你们可以出来!拍谢(不好意思),搞了那么久。」
老板大概以为我们两个太紧张,所以才脸红耳赤吧?
因为电梯卡在楼层中间,所以必须用爬的方式才能出去,我扶著理雅的腰,帮她上去后,再将我那两袋东西,交给老板。
在我正在爬的时候,由于在理雅下方,所以可以览到她的春光。我突然发现,理雅的小内裤里,渗出了一道白白的液体,沿著大腿缓缓留下。
我赶紧爬上去走到她身前,挡住了老板的视线,然后推著她快步离开。
直到了安全梯那边,我也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想到刚刚的场景,还真有点…尴尬……
突然,理雅轻轻在我唇上啄了一下说:「色狼大哥很棒喔,弄得我好舒服…嘻嘻…」接著就看到她窈窕的身影,踩著轻盈的步伐,往楼上走去。
我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抱著两大带民生用品,踩著有点腿软的步伐,准备回家。
这时才想到,靠~!!!!我家住在13楼…想到自己微软的双腿,看著手上两大袋的重物……
◎延迟射精症文章里面有提到「延迟射精症」,这是我本人真实的病症。这并非什么九阳神功、九九帝王功这种东西。
就医学上来说,这是一种疾病。起因可能是精神压力过大,导致男性兴奋时会勃起,但是在做爱期间,却很难有射精的现象。也就是说,你的持久力会超乎常人,我的最高纪录,搞了快3个小时,射不出来就射不出来,这可不是什么快乐的事情,就像你打麻将,可以碰牌,可以吃牌,就是他妈的不能胡牌,你就知道多痛苦了,严重患者,大概10次做爱里面,会有7~8次无法射精,就算搞到天荒地老,不能射就是不能射,我前女朋友曾经被我搞到破皮过==++…)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色小说

阿勇的艳遇之美艳邻居

2022-4-19 14:55:31

情色小说

爱 洗澡 的 大嫂

2022-4-19 14:56:0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